本月推薦

專題1

如果在明末,一個學人

當舊日信仰面臨崩解,學人的熱情與精力該轉向何方?

作者/文_ Red Vera;圖_視覺中國、CTPphoto

 

圖1

©王曉岩/CTPphoto

《天工開物》記載了百技之功、百物之用,對照宋應星寫就《天工開物》的過程,何嘗不是無數晚明知識份子尋找自己此生之用的縮影……


 

西風東風,分徑求知

「洋砲」者,多屬當時在朝的政府官員,他們較有機會接觸西洋傳教士、向傳教士學習西洋科技理念,而後將這些知識翻譯出書,並推廣於中國社會。比如和利瑪竇合作翻譯歐基里得《幾何原本》、又協助朝廷修改老舊曆法的徐光啟;以及將傳教士帶來的西洋機械與音樂書籍翻譯成《奇器圖說》、《西洋音訣》的王徵等皆屬此列(有趣的是,這批沐浴西風的學人也都受洗成為了天主教徒)。

 

親歷官場現形記

崇禎四年(西元一六三一年),宋氏兄弟第六次落榜,五十四歲的宋應昇與四十五歲的宋應星放棄了科舉致仕的念頭,直接參加吏部對落第舉人的詮選授職。宋應昇於該年獲得了正七品的浙江嘉興府桐鄉縣令一職;先行返鄉照料母親的宋應星在三年後則因縣令之缺已滿,僅分配到江西分宜縣縣學的「教諭」一職,負責縣學學生的學習及考核,是無官階的文員。

 

一生知識採集的大爆發

自崇禎七年起,在分宜縣任教諭的四年,成了宋應星創作力大爆發的時期。

他出於對時局危機的焦慮,急切地將自己的所知化為文字,希望能有助於社會民生。崇禎九年,五十歲的宋應星刊行了談論文字學與音韻學的《畫音歸正》、探討時政的《野議》、包含政治與科技內容的雜文集《原耗》與詩集《思憐詩》四部著作;崇禎十年,他出版了可能以講述自然現象為內容的《卮言十種》,以及今日舉世聞名的《天工開物》。

圖3

宋應星曾進入學風鼎盛的白鹿洞書院,拜大儒舒日敬為師,並結識 陳弘緒等好友。©視覺中國

 

凜冬將至,急迫面世

上述的作品,都是宋應星在貧困的環境中挑燈夜戰、再經由友人資助而匆匆刊刻印行。《野議》的序文中就寫明了因為政治情勢緊迫,無暇潤飾寫作筆法,也來不及為政論附加相關研究便直接印行的情況;《天工開物》也有刻誤未及修改、分類未臻理想的倉促痕跡。

 

憑知識力流傳天下

宋應星與知交友人俱為堅定的明朝遺民,拒不仕清;他作品中自然流露的抗清思想,也讓《天工開物》與其他著作成了清朝的禁書,乾隆皇帝修訂的《四庫全書》,便將《天工開物》排除在外。

然而官方查禁、民間就真的奉行嗎?答案似乎是否定的。崇禎年間,福建書商楊素卿得到了涂紹煃助刻的首版《天工開物》,認定此書將大有市場;他在清初重新刻印此書,將刊頭作者名模糊地稱為「宋先生」,再將書中「崇禎」、「國朝」等字樣刪去,便將之行銷天下。

 

官員帶頭的盜版傳奇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大量引用《天工開物》的內容,如絲織、陶瓷業的機具圖像與文字說明等,編輯者巧妙地將《天工開物》中使用的「北夷」、「北虜」等用語改為中性的「北邊」,然後便大大方方收錄書中資訊。

到了乾隆時期,乾隆皇帝也同樣命令翰林院編修一套彙整所有農業技術的農業百科《欽定授時通考》,此書於「穀種」、「功作」等分類項下同樣整段摘錄了《天工開物》的〈乃粒〉、〈乃服〉、〈粹精〉之記載,堪稱在皇帝眼皮子底下進行的官方盜版傳奇。

圖4

《天工開物》集結了宋應星對社會民生產業的觀察。©賈林/CTPphoto

 

那個江西教員的身影

俗話說「近水樓臺先得月」,《天工開物》成書之後便陸續透過「唐船」銷往日本長崎,在日本引起廣泛的重視。書中記載的各種金屬冶煉與製糖過程皆為當時最先進的技術,不但獲政府允許出版和刻本,更實際地影響了日本的農工產業發展,江戶時代的各種產業專書如《新撰紙譜》、《砂糖製作記》、《鼓銅圖錄》⋯⋯都引用了《天工開物》的資訊,在十八、十九世紀的日本學界,還興起了「開物之學」。

這些資訊不僅被達爾文參考,連文學巨匠巴爾札克的小說《幻滅》也讓主人翁直言,中國紙品質大勝法國紙,主角曾看過一部專講造紙技術的中國書,附帶詳細的圖說,連紙坊裡堆著大批竹竿都畫得清清楚楚。而這連串知識偉業的源頭,江西分宜縣縣學的小教員宋應星,永遠不可能知道他以布衣之身堅持的沉默努力,最後成了煽動世界工業技術革新的蝶翼。

專題2

《天工開物》科技工藝:飲食為本

稻以糠為甲,麥以麩為衣,粟梁黍稷毛羽隱焉。播精而擇粹,其道寧終秘也。 ──〈天工開物.粹精〉

作者/文_ Red Vera;圖_CTPphoto、陳育陞

 

圖1

©陳育陞/ 旅讀

宋應星秉持著中國傳統「貴五穀、賤金玉」的思想,將呈現農業技術的〈乃粒〉放在全書第一章,章節中分別記載了稻、麥、麻等不同穀物的種植法;耙、耩等耕種工具;以及天災時的應對之道等。


其後,宋應星又在其他章節中分別記載了各種穀物加工、甘蔗種植與製糖、榨油、釀酒等技術,留下了明朝農產體系運作的樣貌。

圖3

©龍濤/CTPphoto

 

美食背後,生生不息

《天工開物》記載了各種先進農法,如〈乃粒〉中浙江地區在桑樹下兼種蠶豆的間作農法;糖業相關的〈甘嗜〉也介紹了效法稻米、先育苗再分栽的甘蔗種植法。製酒相關的〈麴櫱〉更清楚描寫了紅麴的製造與發酵過程,這是自宋元發現紅麴以來,第一個描寫製作技術的紀錄。

此外,書中也收錄了各種先進的農業器械,比如江西廣信府的水車連動裝置,水車能帶動第一節裝置磨粉、第二節裝置脫殼、最後將水引入稻田灌溉;又如書中收錄南方新興的改良榨油機,以懸吊巨槌撞擊原料搾油,便比徐光啟《農政全書》中需仰賴農工手持大槌擊打原料的傳統榨油機更省力。

 

農業中的經濟學與生物學

除了專項技術,《天工開物》還包含了對產業趨勢的觀察與分析。宋應星在紀錄榨油技術的〈膏液〉中大力提倡種植經濟作物的優勢,如芝麻面積產量雖然不高,但果實可充飢,榨油可入菜、潤澤髮膚、治病,渣滓可當肥料,附加效益極高。

在鹽業相關的〈作鹹〉中,宋應星也實際比對了淮揚、廣東、浙江、長蘆等不同產區的海鹽,提供了淮揚鹽質重而黑、一升鹽有十兩重;其他鹽場產品質輕而白,一升鹽僅六、七兩重的分析報告。

值得一提的是,宋應星在〈乃粒‧ 黍稷梁粟〉中已記錄了黍、稷等植物因產區與栽種方式不同而產生變異的現象,比起西方進化論先驅、法國生物學家拉馬克一八0九年提出的物種變異觀點早了一百多年。

圖4

©余晴峰 / CTPphoto

專題3

竹簾蕩出新紙柔:樹火紀念紙博物館

由埔里長春紙業創建的樹火紀念紙博物館,可謂走在時代之先,不僅在一九九五年便打造出高度精緻、面朝全球文化市場的產業博物館;廿多年來更積極參與各種大型公共文化活動、公共藝術等專案,展現了企業獨到的遠見。

作者/文_ Red Vera;圖_陳育陞

 

圖1

©陳育陞/ 旅讀

手工紙與機器紙的動人依存

埔里的造紙業可追溯到日治時期,埔里山水環繞,水質純淨、鐵質含量少,擁有豐富的竹木原料,且氣候和煦、日曬時間長,造就得天獨厚的製紙之地。一九三四年,日月潭水力發電廠竣工,帶動了碾米廠、製冰廠等輕工業興起;一九三五年,日人橫溝大藏成立「埔里製紙所」,並邀請日本匠師前來指導,手工生產日本官方文書用紙「美濃紙」,至此埔里紙業興起,一路沿著時代脈動的需求,綿延發展至今。


 

一九五八年,原為台電電機工程師的埔里人陳樹火轉職創業,成立長春棉紙廠。熱愛機械、不斷追求發明與突破的性格,讓他預見了手工造紙業未來的困境,精通日文的他,花費數月前往日本進行產業觀摩與交流,終於爭取到日方大筆資金來支援後續的新型造紙與器械開發計畫,也讓長春棉紙廠一舉邁向現代化與全球化的腳步,成為七至八年代臺灣棉紙與宣紙輸出最大宗的紙廠;隨著工業時代來臨,當年改革性的機器紙產線,更反過來支撐著量少質精的手工紙文化延續留存。

 

深情相繼 綻放璀璨光芒

一九九年,陳樹火與妻子陳賴鳳嬌在一場空難中雙雙離世,生前留下的遺願,便是為曾為東亞最大手工紙輸出地的臺灣,打造一間專屬的紙博物館。陳樹火的小女兒陳瑞惠接過了父親的願望,耗費五年時間點滴籌畫,終在一九九五年成立了樹火紀念紙博物館。

今日旅人所看到的樹火紀念紙博物館,乃是據當年長春紙業在臺北的門市部而改建。

這棟佔地一百六十坪、形狀狹長幽深的老街屋,曾是面向世界各國、處理外貿訂單的「國際事業處」;面對這承載無盡時代回憶的場域,建築師李瑋利用穿透性的天井引入自然光源,並在每一樓層打造出「內部街道」般蜿蜒曲折、高低起伏的動線,打破了舊有空間的密閉感,創造出不同空間通連疊映的探索之樂。

圖3

©陳育陞/ 旅讀

 

拂水蕩簾 探索纖維之美

館內的四層樓空間,一樓前半為展示各種特色紙品與藝品的販售處,後半則是復刻埔里老紙廠原貌的手工造紙工坊,每週六皆有博物館館員於固定時間為旅客示範手工紙的傳統製作流程。

場館的二、三樓,則分屬博物館的主題特展區與常設展區。除了靜態的紙張與藝品造景展示外,展區還設有各種科學性的互動式展櫃,可以透過顯微鏡觀察、或以手動操作來體驗紙張的絲向、張力與吸水性等特性。

看完靜態展品,來客更可以在頂樓的大工作區體驗親手造紙的樂趣,製作項目從基礎素紙、進階的花草手工紙、與生活應用的線裝書等,課程豐富多元,從紙漿開始,透過手作讓纖維步步成紙的樂趣不僅老少咸宜,更適合介紹給異國友人體驗臺灣文化。

圖4

©陳育陞/ 旅讀

 

傳承已知,醞釀未知

探索過傳統之美,意猶未盡的遊人可移步前往隔鄰於二一八年成立的「鳳嬌催化室」。這是由家族第三代、陳樹火孫女李依耘主理的概念場域,以祖母陳賴鳳嬌之名,打造出兼具展覽與開發功能的實驗催化平台,現場不僅販售各種結合自然材質製作的藝術紙張,更提供各種開發新紙與紙張修復的諮詢服務,近來更跨界進行多元策展與創作大型紙材裝置。「樹火傳承已知,鳳嬌醞釀未知」,樹火與鳳嬌夫妻相攜前進的精神,亦將如紙纖一般柔韌綿長地傳承下去。

專題4

工開未來:工研院‧ 二0三0技術策略與藍圖

大眾所琅琅上口的工研院,全稱為「工業技術研究院」,乃是一九七三年,由經濟部長孫運璿將當時的聯合工業研究所、聯合礦業研究所、金屬工業研究所共三個研發單位併整而成,自此成為臺灣規模最大的國際級應用研究機構,擁有六千位研發尖兵。

作者/文_ Red Vera;圖_工業技術研究院

 

圖1

©工業技術研究院

歷年來,工研院的研究推動了臺灣諸多新興產業發展,新創及育成包括台積電、聯電、台灣光罩、晶元光電、盟立自動化、台生材等上市櫃公司,帶動一波波產業發展。


 

防疫科技,為現世服務

在二0二0年疫情興起之後,工研院迅速成立防疫應變小組,從個人防護、疾病檢測、醫療照護三層面推出防疫科技產品,比如為了避免群聚感染,工研院與新創3D影像公司合作,在基隆夜市建構全臺首座「AI光達式人流分析系統」,將無人自駕車科技中、利用光感來測量周遭物體距離的「光達(LiDAR)」技術,轉以量測空間中人與人的距離,協助管理者掌握夜市中人群的疏密程度與滯留人數。

當檢疫需求擴大,工研院更開發組裝快速、可雙面採檢的「正壓採檢亭」,在全臺各大醫院、醫學中心與縣市政府衛生局等地快速布建,滿足採檢增量與保障醫護安全的需求。

為讓科技能超前部署,工研院更著手擘畫「二0三0技術策略與藍圖」,規劃出「智慧生活」、「健康樂活」、「永續環境」三大科技目標,為臺灣下一個十年的社會樣貌奠基。

圖3

©工業技術研究院

 

打造智慧生活藍圖

在這份趨勢藍圖中,最貼近大眾對「未來世界」想像的,莫過於因應近年疫情而快速增長的「智慧生活」科技了。

「智慧生活」項下包含了「個人化裝置與服務」、「自主移動系統」、與「智慧產業及服務」三大子項目。「個人化裝置與服務」包含了人機互動、智慧影像感知、穿戴裝置等科技,人們不僅可以透過搭載AI技術的裝置進行各種遠距離作業,還可以透過外骨骼機器人、機械手臂、智慧眼鏡等人機介面延伸自己的行動能力。

比如在二0二一美國消費性電子展(CES) 獲得穿戴式科技類創新獎的「iDarlingWeaR 嬰幼兒智慧照護裝置」,便是無須接觸皮膚的微型裝置,透過對人體完全無害的低功率生理偵測雷達技術,偵測對象的呼吸與心跳資訊,並回傳至照顧者手機。對於嬰幼兒或銀髮族照護,都是可靠又便利的好幫手。

 

AI城市,自主移動

「自主移動系統」與「智慧產業及服務」兩大藍圖,更交疊出一幅嶄新的科技城市圖卷。

「自主移動系統」包括了自駕車、無人機等未來自主移動載具。在因疫情而興起的網購風潮中,無人機可以突破地點限制,將貨物甚至緊急救難物資送至需求者手中;而自駕車除了可以定時將貨物送到定點外,更可以透過智慧系統派發閒置車輛前往接駁用戶,大幅減少城市的壅塞。

「智慧產業及服務」則希望利用新興智慧技術,在前端銷售、後端營運、運籌物流等層面減輕人工負擔、優化客戶體驗。比如來客可以利用感測與資通訊科技,享受無人商店的智慧消費體驗;後端更可以打造從接單、揀貨、包裝、遞送皆由機器自動完成的智慧倉儲,加上無人機、自駕車的導入,更加精確地掌握貨況。

在自駕巴士實驗之外,今年十月,工研院更與新竹物流合作推出臺灣首輛物流自駕車,以自駕貨車往返新竹與竹科兩個配送營業所,在新竹市區內的開放式混流道路實際運行。昔日在影視中看到的未來科技,已然來到你我身邊。

圖5

©工業技術研究院

 

 

 

康軒教師網 圖文授權:or旅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