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薦

專題1

當野外遇上奢華

有人說,每間真正意義上的野奢酒店,都有著相似的開場白─那便是一趟漫長又波折的路程,說的是深埋在印度洋之上的Amanwana, 在幾趟轉機後,還得耗上一小時在海上浮沉始能靠岸;是泰緬寮三國邊境、潮濕熱帶叢林深處的金三角四季;也是深居東非賽倫蓋提草原馬拉河畔的Singita 營地。

作者/文_ 吳歆宜、林宜慧、Doris、黃彥綾、黃雪瀅、張慧萱;圖_Treehotel、VENTANA BIG SUR

 

圖1

儘管需要歷經舟車勞頓、重重險阻,上述三處野奢酒店依然引得旅人不遠千里奔赴,為的就是在最原始蠻荒的大地,享受最奢華服務的絕無僅有難忘體驗,伴隨safari(遊獵旅行)衍生的野奢酒店,既能滿足了當代人返璞歸真、冒險壯遊的渴望,同時提供了逃離都市、重啟心靈的絕佳機會。


 

從野到奢的歷史

最早,野奢酒店便與狩獵有著密不可分的關聯。一般咸認,最早的野奢酒店起源於距今三百多年的英國,斯圖亞特王朝時期的歐洲權貴之間,曾經流行以「獵狐」活動來炫耀財富、展示社會地位,而後休閒狩獵風潮隨歐洲殖民者傳入非洲與澳洲,其中尤以非洲為甚。一座座因應狩獵活動建起的移動帳篷,便是早期野奢酒店雛形。

十九世紀晚期,safari(遊獵)一詞逐漸成為常用英語辭彙,其含義也從原史瓦希利語「旅行」之意,轉變為專門指稱在非洲的以狩獵為目地的旅行方式。而後一百年間,隨環保觀念萌芽,「生態旅遊」一詞被學界正式提出後,safari 的內涵續隨大流逐步演變成當代人熟悉的定義──以觀賞或攝影野生動物為目地的旅行。

圖3

©VENTANA BIG SUR

 

帝王級野奢體驗

早在商周時期,就有商紂王「收狗馬奇物,充牣宮室,益廣沙丘苑台,多取野獸飛鳥置其中」、周文王闢地建靈囿,「其間草木茂盛,鳥獸繁衍」,古代帝王圈取景色優美之地,放養獵物供狩獵遊樂,正與safari(遊獵)概念不謀而合,清代康雍乾三朝秋巡塞外、木蘭行圍之際,居停的夏季行宮,不正也是符合既野又奢的定義?

帝王們在一年一度的圍獵之旅當中,逃離權力博弈、朝堂爭鬥,而當代人則是藉由一趟洗滌心靈的野奢之旅,擺脫城市裡鋼筋水泥的束縛,釋放生活當中的無形壓力。從古至今,人們對於極致旅行體驗的追求,竟如此之相似。

 

地域的野 物質的奢

既起源於東西權貴階層的休閒嗜好,野奢酒店自然不會省略對舒適起居的需求,一間好的野奢酒店,必須既野且奢,缺一不可。

所謂野,意即自然環境之荒遠,相對於城市當中強調交通區位的尋常五星酒店,野奢酒店追求的是遺世獨立的空間距離,往往建於遠離塵囂的自然場域當中。

即使已經位處荒野、沙漠、高原、山林之中,許多頂級野奢酒店更追求「野上加野」,兼具自然環境荒遠之「野」與酒店設計天人合一之「野」,大至酒店選址,小至器物選擇往往都追求因地制宜、取法在地文化養分,甚至從建材、色調都與環境和諧統一、融為一體。

所謂野奢,與其說是一種酒店形式,不如說是一種新的旅行態度:在物質跟精神上都不虧待自己。疲憊的日子,不妨安排一趟野奢之旅,在貼近大自然的處所,與土地同呼吸、共感知,在無邊際游泳池中看落日餘暉、徐徐清風中緩緩入眠,在山川湖海之間,尋回「行至水盡處,坐看雲起時」的平淡與喜樂。

專題2

陳俊霖帶路:出診間、入山林是冒險也是療程

隨著文明發展,人類漸漸遠離山海,然而近年興起的野奢住宿,反其道而行,走入荒山野嶺、另闢桃花源。跳脫水泥都市,眼前綠意、指尖浪花都能是充滿治癒力的心靈良藥。

作者/文_吳歆宜、林宜慧、Doris、黃彥綾、黃雪瀅、張慧萱;圖_123RF

 

圖1

想像一下這個場景:當雙腳攀至山頂、卸下行囊,眺望日出,是否感覺一股療癒的力量?別懷疑,來一場帶有「冒險」成分的旅行也可以是心理治療的一種形式。亞東紀念醫院心理健康中心主任陳俊霖是非傳統心理治療專家,除卻醫師身分,也是一名戶外運動愛好者。


他深感大自然帶來的療癒力,因此結合心理專業及對自然的熱愛,在國內大力推動「冒險治療」、「園藝治療」等心理治療方式。這類型治療強調:在專業人員的監督下,透過體驗創造經驗,直觀地感知個人議題。

旅行雖未被認定為正規的治療方式,但其帶來的戶外體驗卻能實際運用於療程,幫助治療者搭建與個案對話的橋梁。或許未來,旅行將被賦予更深層次的意義。

 

「野」於潛意識

在生態心理學中,以「生態無(潛)意識(EcologicalUnconscious)」 泛指自然與人類間無形的連結。陳俊霖解釋,追溯人類的旅行活動,我們始終習慣遷徙,隨之而來的是對自然環境的各式感受:害怕叢林猛獸、對原始環境焦慮,因而自建城市保護個體,本能上卻又嚮往山林帶來的療癒。

無論是近期興起的登山、SUP 立槳等戶外活動,或是選擇野奢酒店、豪華露營作為旅途住宿,都表現了人們將活動空間從都市轉移至自然環境,從中享受治癒、嘗試冒險脫離舒適圈。

他說,每個人對「野性」的接受度各有不同。有些人完全無法接受蟲子,但仍想感受大地帶來的療癒感,野奢就是應運而生的答案。

圖3

©123RF

 

冒險治療 成為自己的英雄

陳俊霖說,正如野奢旅宿平衡人們對於野性及舒適度的追求,心理治療亦如此,「缺什麼、補什麼。」

當一群受保護管束的青少年進行登山形式的治療,他們在行進過程可以發揮體力優勢、培養團隊精神,「補」自信、「補」凝聚力。在山裡,誰管你數學考幾分?誰管你平日被排擠?少了往日社會價值觀的枷鎖,個案得以感受過去少有的經驗感受,進而體認到—原來,我還可以不一樣。

陳俊霖觀察,野奢住宿選址於自然環境,在安排上也提供許多生態導覽、園藝手作體驗,若有適當的人員系統規劃,其實不失為具有療癒潛力的場域,也可能規劃成進行治療方案的空間。

從心理分析師榮格的理論中延伸的「 英雄之旅(Hero’s Journey)」,指出故事中的英雄大致經歷三大階段:啟程、啟蒙及回歸。或許對現代人而言,每一場旅行即是一場冒險召喚,旅程中的各種體悟都是升級打怪。當成為英雄、再回到日常後,必定也能從新能量找到嶄新的自己。

專題3

坦尚尼亞·Singita Serengeti-野性天堂賽倫蓋提

近幾年野奢旅遊概念在世界大行其道,不得不提引領野奢旅遊風潮的始祖──非洲頂級酒店集團Singita。且隨Singita 酒店精彩選址,一同紮營東非野性十足的草原,直擊百獸遊蹤!

作者/文_吳歆宜、林宜慧、Doris、黃彥綾、黃雪瀅、張慧萱;圖_Singita

 

圖1

「地球上有一個地方,依然朝氣蓬勃,大群動物自由地奔跑。那片土地生生不息,時間彷若停頓⋯⋯」來自英國BBC 紀錄片《賽倫蓋提》的這段旁白,將賽倫蓋提草原描述得淋漓盡致。


賽倫蓋提,當地語言意為「無盡的平原」,這個一九八一年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點,是當今非洲地表上野生動物最後的棲息地之一,因著一年一度數量高達兩百萬萬牛羚和斑馬的動物大遷徙而聞名於世。

 

遊獵酒店之巔

因著驚人的大型野生動物數量之鉅,每年有許多人慕名而來此地,體驗獨特的「safari 遊獵旅行」,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這種奢華旅遊方式頗受歐美貴族推崇。起初,遊獵一如其血腥的字面意義,是一種以獵殺野生動物為樂的休閒活動,作家海明威就對此一生癡迷,兩度斥資前往非洲遊獵,並將其冒險經歷撰寫成《曙光示真》、《非洲的青山》兩本著作。

據載,在他首趟非洲之旅,就獵殺了三頭獅子,一頭野牛和二十七隻動物。而後,隨著時代演進、動物保護意識興起,血腥狩獵受到大眾的譴責,「safari」 的形式也隨之轉型,狩獵的工具從獵槍改為相機,人們的遊獵活動轉為深入自然環境,透過各種方式觀察和拍攝近距離接觸野生動物,於是各式豪華遊獵旅館、營地應運而生,其中由LukeBailes 在一九九三年成立的Singita 集團便是其中翹楚,也是全球野奢酒店榜單上的常駐將軍。

圖3

© Singita

 

地表上奇跡之地

Singita,尚迦納語「奇蹟之地」,自成立起二十八年間一直是非洲頂級遊獵體驗的代名詞──旗下十五家野奢營地,橫跨坦尚尼亞、辛巴威、南非、盧安達四國。有意思的是,雖然隸屬同一集團,皆以頂級奢華為主打,Singita 旗下酒店與營地的形式卻十分多變:從大宅、莊園、私邸、帳篷營地、樹屋、泳池無所不包,時而浪漫如波西米亞,時而貴氣如Ralph Lauren,從野趣到華貴風格百變!

這也不難理解,畢竟在非洲所謂頂級奢華,不單單只體現在酒店內裝,更重要的比拚在於搶占與野生動物的距離,Singita 營地選址得天獨厚,或處於高地可將賽倫蓋提盡收眼底,或紮營動物生存賴以為之的馬拉河、格魯米提河邊,或位於保護區核心腹地、野生動物遷徙路線之上。

圖4

© Singita

因著地處偏遠,對於酒店的服務配套是一大考驗。Singita 主打私人訂製與管家式服務,從私人包機、私廚到專業嚮導一應俱全,比如其中一處位於GrumetiReserve 區的酒店,三十二間客房營地,就配備有超過三百人服務團隊,服務人員與住客比例高達四比一。

優越的地理環境、無微不至的服務與隱私的保護,使Singita 常年位列全球野奢酒店排行榜之首,備受歐美各界名流喜愛,接待過比爾蓋茲、貝克漢等,亦是喬治克隆尼夫婦、賈斯汀夫婦不遠千里而來的蜜月酒店。

 

不只求奢 也要永續

Singita 最為人樂道的是它多元的遊獵行程GameDrive,由園區管理員,搭配經驗豐富Tracker ─追蹤動物的專家,陪伴旅客搭上吉普車,或是徒步穿越野生動物棲息地,一起追尋動物的蹤跡。

圖5

極致奢華的背後,Singati更致力永續保護非洲的荒野,除了為旅客帶來最頂極私密的度假體驗,更希望能藉由深入探索當地生態喚起人們對生態保育的關注。Singita 將部分的收益投入保護動物、保護環境、回饋社區,為了保護動物,Singita設有反偷獵隊,聘請巡邏人員、引進K-9 獵犬阻止過無數次偷獵行為,甚至還將成功將盜獵者感化為偵查員。酒店的建造以最大力度友善環境,使用太陽能、風能等發電,不使用塑膠製品,同時為當地提供良好的教育就業和發展機會以回饋社區。

身處地域上的極野,卻享受著物質上的極奢,想要感受最原汁原味的非洲大地,在草原露臺上悠閒泡澡看斑馬在窗畔走過、在無邊泳池裡遠眺地球最美的日落與動物剪影, 那就跟隨Singita精彩的選址,一同住進非洲大草原!

專題4

烏蘭哈達火山群:沉默的大地之眼

受《中國國家地理》一張彷若大地之眼的照片啟發,攝影師射虎在2020年8月,背上相機和行囊,親眼得見那遼闊北方大地上的古老火山群⋯⋯

作者/射虎

 

圖1

當攝影不僅僅是攝影,也是一種講述與對話時,影像成為我身體裡流動的血液、心脈中跳動的靈魂。我追逐,向未來講述,與過去對話。每一粒種子的埋下,都在默默等待發芽。


六年前,《中國國家地理》登載了一張彷彿大地之眼的照片,把北方遼闊大地上另一種景象帶到我們身邊,如此近又那麼遠。六萬年前,它向這個世界噴發出驚人的能量,之後便一直靜默於蒼茫草原,成為休眠活火山──內蒙古察哈爾右翼後旗烏蘭哈達火山群。

2020年8月,我背上相機和行囊,尋訪曾經在《中國國家地理》所見的「大地之眼」。

當我以上帝的視角,飛躍火山之巔、看著夕陽下,它瑰麗的模樣時,感受到了那沉寂萬年、歷經滄桑卻又恆久年輕的心跳。它像是大地一隻深邃的眼睛,又像是胎記,抑或傷痕,藏著讓你看不透的神秘。

圖3

©射虎

 

神秘悠遠的古老紅山

「烏蘭哈達」蒙語意為「赤峰」,即紅色的山峰。儘管時值盛夏,綠色的草依然遮蓋不住火山周圍一些裸露的紅色土壤,那種滿目瘡痍卻震撼人心的壯闊之美,如果不是親眼所及,親身所感,很難想像北方的草原上會有如此奇絕蒼茫之景致。

火山群位於內蒙古中部察哈爾右翼後旗烏蘭哈達草原一帶,面積約兩百八十平方公里。通過衛星地圖可以看到內蒙古的火山噴發帶,北起大興安嶺北段東坡的諾敏河火山群,經大興安嶺的阿爾山—柴河火山群、錫林浩特—阿巴嘎火山群,南抵察哈爾右翼後旗的烏蘭哈達火山群。

中國大陸火山活動大部分屬於環太平洋火山帶的大陸邊緣火山,晚新生代以來的火山及熔岩活動主要有:黑龍江五大連池火山、鏡泊湖火山、吉林長白山天池火山、龍崗火山、雲南騰沖火山、內蒙古克什騰族火山群、烏蘭哈達火山群、新疆阿什庫勤火山群、海南瓊北火山、臺灣大屯火山和龜山島火山。

圖4

©射虎

 

刻入地表的歲月風霜

火山在噴發時會將地層深處的礦物帶出,也會有很多稀有礦物,其中火山石更是非常珍貴的建築保溫材料。在人類利益的驅使下,過去我們不曾保護,有些火山已經被挖掘得遍體鱗傷。當人們醒悟過來,停止破壞,便留下了今天獨特的地質景觀,時間仿佛被定格在了某一時刻。

我站在火山頂,看著那些焦黑的火山岩,忽然感到歲月流轉,萬物有靈。萬年前,這片土地是什麼樣子呢?誰在這裡過著怎樣的日子?我不知道,但這片火山群、這裡的草木確是最好的見證。

圖5

©射虎

 

沉默無聲的大地低語

儘管傷痕累累,烏蘭哈達火山卻始終溫柔以對,它安靜地躺在那,向我講述萬年前這裡曾發生過的一切。考古的價值,在於探索人類歷史的發展,而作為一名人文攝影師,我拍攝的意義在於聚焦某一個瞬間,把天地萬物的文明之美記錄下來。

北方草原上的氣候變幻莫測,而我很幸運,在與這片火山遺跡相處的五十個小時裡,從日出到日落,從夜幕到繁星滿天,從晴空到烏雲密佈,從暴雨到豔陽,我拍攝到了它最真實最美的樣子。

布魯斯‧ 大衛森曾說:「如果,我在尋找一個故事,我與主題的關係是,故事在向我訴說,而非我在告訴故事。」這趟難忘的拍攝,或許是沉默的火山對我的訴說。

 

 

 

康軒教師網 圖文授權:or旅讀